NO exceptions

610px-Galveston_Disaster,_Texas,_body_in_the_ruins_on_wharf

When disaster strikes , there is NO exception………

Vodpod videos no longer available.

12/5/2008

*四川大地震*

大地在咆哮,汹涌的海浪,似乎一切都化为乌有……豆腐渣工程的指使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小学都倒塌了,没有例外。学生不知牺牲了多少,他们不只害怕了一天,谁应该担起这个责任?没有,什么都没有……一具具令人心酸的尸体,重复的重复的勾起那段伤心的回忆。听见妈妈的哭嚎,听着孩子的祈求,妈妈从此没有了心肝宝贝,孩子从此没有了妈妈温暖的怀抱。看着爸爸强忍的泪水,看着孩子不舍的眼神,坚强的爸爸都哭了,叛逆的孩子都醒悟了。从此以后,妈妈哭了,谁来轻抚她的脸庞?从此以后,孩子哭了,谁带给他鼓励的安慰?从此以后,一个家庭的重担就由妈妈一个人扛起了吗?从此以后,照顾孩子的责任全都交给爸爸了吗?现在还能说些什么?世界真的咆哮起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我们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了……

那一刻,老师张开双臂护着四个学生

受汶川地震影响,四川省德阳市东汽中学教学楼坍塌。在地震发生的一瞬间,该校教导主任谭千秋双臂张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4个学生,4个学生都获救了,谭老师却不幸遇难。
“谭老师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兼着高二和高三年级的政治课。”陪着张关蓉守在谭老师遗体旁的同事夏开秀老师说,“在我们学校的老师里他是最心疼学生的一个,走在校园里的时候,远远地看到地上有一块小石头他都要走过去捡走,怕学生们玩耍的时候受伤。”操场上,学生家长按当地习俗为谭老师燃起了一串鞭炮……

5月13日23时50分,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汉旺镇——中国地震应急搜救中心的救援人员在德阳市东汽中学的坍塌教学楼里连续救出了4个学生。“我侄女是高二一班的学生,要不是有他们老师在上面护着,这4个娃儿一个也活不了!”被救女生刘红丽的舅舅对记者说。“那个老师呢?”“唉……他可是个大好人,大英雄噢!”说着,刘红丽舅舅的眼圈红了。他告诉记者,那是一位男老师,快50岁了。

13日一早,设在学校操场上的临时停尸场上,记者从工作人员手中的遗体登记册里查到了这位英雄教师的名字——谭千秋。他的遗体是13日22时12分从废墟中扒出来的。“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四个学生都活了!”一位救援人员向记者描述着当时的场景。

谭老师的妻子张关蓉正在仔细地擦拭着丈夫的遗体:脸上的每一粒沙尘都被轻轻拭去;细细梳理蓬乱的头发,梳成他生前习惯的发型。谭老师的后脑被楼板砸得深凹下去……当张关蓉拉起谭千秋的手臂,要给他擦去血迹时,丈夫僵硬的手指再次触痛了她脆弱的神经:“昨天抬过来的时候还是软软的,咋就变得这么硬啊!”张关蓉轻揉着丈夫的手臂,恸哭失声……

就是这双曾传播无数知识的手臂,在地震发生的一瞬间从死神手中夺回了四个年轻的生命,手臂上的伤痕清晰地记录下了这一切……

荆利杰:求求你们,让我再救一个!

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8.0级地震。四川锦竹成都小学的教学楼坍塌大半,不少正在上课的师生被埋。15时10分许,绵竹市消防大队教导员陈军奉命带领官兵前往实施救援。刚入伍半年的荆利杰也在队伍之中。教学楼外围了许多惊魂未定的老师和群众,他们的哭声刺痛了官兵的心。情急之下,陈军动员群众、老师加入救人行列,在特勤器材到来之前和官兵们一道用手救援。命令发出,19岁的荆利杰第一个奔向废墟。余震不断发生,钢筋和楼板摇摇欲坠,残存的墙体时不时往下掉,荆利杰全然不顾。双手磨破了,他来不及包扎;脚底被钢筋刺破了,他也全然不顾。

13日上午,救援行动仍在继续。这时,雨下了起来,体力严重透支的荆利杰仍然没有停下来。他的全身多处被钢筋、碎石、残砖擦伤,汗渍、雨水浸渍在上面,开始发炎、化脓。他的裆部也磨烂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陈军发现荆利杰受伤后,多次命令他去包扎伤口,去休息一会。可他却一再申请再干一会儿,再多救一个人。10时许,教学楼废墟在余震和吊车的操作下突然发生晃动。为了保护救援人员,消防指挥部立即下令:所有人员暂时撤出,等余震过去后再伺机进入。荆利杰还想留在废墟上搜寻幸存者,但他被战友和群众拖了下来。就在这时,人们突然发现废墟中有一个男孩在呼救。荆利杰下意识地正要转身奔向废墟,余震再次袭来,并引发了更大面积的坍塌。一块巨大的混凝土眼看就在往下掉,战友们和群众马上把荆利杰死死拉住,拖到了安全地带。


这时,荆利杰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双膝跪倒,哭着大声喊道:“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在场的人都哭了。余震刚过,荆利杰又第一个奔向废墟。他想去营救那个呼救的男孩。荆利杰从一楼楼梯边第一个教室玻璃破碎了的窗子钻进去,发现在教室里一个大铁柜的旁边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铁柜的架子压着她的腿。荆利杰叫来战友,一起把铁柜撬起来,慢慢把女孩的腿取了出来。他说,女孩没有哭,很坚强。就是在取她的腿时,女孩轻轻地说了一句:“叔叔,能不能轻点。”当问到荆利杰救了多少人时,他说记不清了,当时脑袋里就一个念头——救人,哪还有时间去记住救人的个数,现在连救过人的面目和模样都忘记了。

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还活着,一定要记着我爱你

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石碑坍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身体,有些像古人行跪礼拜,只是身体被压得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她已经死亡,又在冲着废墟喊了几声,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张忽然往回跑,边跑边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地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地喊:“有人,有个孩子,还活着!”经过一番努力,孩子被救了出来,他还活着,还安静的睡着……

他熟睡的脸庞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温暖,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部手机被塞在里头,下意识看了看屏幕,屏幕上正是一则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还活着,一定要记着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护人员在这一刻落泪了……

2/9/2009

印尼发生7级大地震

事隔一年,大地的咆哮还没结束,人们的痛苦还再延续烧着,什么时候才能被扑灭?大人小孩都没有了温暖的家园,那坍塌的屋子只能让人怯怯地看着。每一幕都深深的烙印在脑海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成了永恒……永远的痛苦,永远的悲伤,永远的失去,永远的害怕……一次又一次的余震,让他们无法控制的重新记起了那骇人的可怕情景,没有人能够在这个时候帮助他们,只有他们自己能够强迫自己忘记失去的痛苦。每一秒钟,那四方格子不断有着一个熟悉的声音播报着一具接一具的尸体被发现,他们真的害怕了。小孩子在哭闹,谁能够帮助他们洗清那可怕的回忆?

00114320db810c2fc99b31

indonesia_quake01_2006

世界变了,当灾难发生的时候,已经没有例外了……

X/X/2006

*来世不出生在河南*

2006年,某月某日,一位记者拜访了河南某村落,到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向记者讲诉了该村落的种种厄运,并告诉记者他们的孩子的遭遇,也将孩子—孔雀的日记交给记者阅读。

*某天*我出生在这个村落上,村上有一条河,叫做白河,但是白河在我们的眼中,却是如此的黑暗,它是我们生命的泉源,却也带着我们走向死亡。这个村落,其实是一条癌症村,每个人在喝了白河里的水后,就得慢慢地逼近死亡……爸爸得了癌症,我也一样,家里就有妈妈一个人支撑着。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那一米阳光……

*某天*爸爸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弱,我还是得坚强的活着。听见村里的人说到了一个地方我们的病就可以治好,我要求妈妈带着我和爸爸一起去,妈妈说不。我想,至少曾经付出过,死也死得值得,好过留在村落里等……

*某天*今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好美……起来的时候,我就像失去了所有能力般,我好弱。我暗暗地祈祷着,来世,我绝对不要投胎在河南,求你了!

就在另一天,孔雀走了,希望他来世真的不会再投胎在河南,这是她微小的愿望,来世,真的不要再投胎在河南了!

*谢展宏:我只想喝干净的水*


蜡笔小新作者登山失踪

————————————————待续————————————————


Advertisements